今天早晨登上箭扣镇北楼

老邮差的邮局

您的位置:老邮差的邮局 >我和长城> 今天早晨登上箭扣镇北楼

今天早晨登上箭扣镇北楼

今天早晨,和夫人一起登箭扣镇北楼。

凌晨2:50出车,3:20分停车箭扣山脚下的西栅子村二队。抬头望天空一轮明月挂在晴空,天色已经微亮。整理行装开始登山,虽然一路都是钻行在树林中,但天色放亮,路不难走。这毕竟是我伤愈后第一次登镇北楼,这个难度被我列为4级。我还是尽量小心,伤脚还是有一定的反应,我每一脚都要踩实了才发力。不像过去那样,很多时候能一蹦一跳的走。也是很长时间没有大强度的运动了,现在感觉体力不如以前,走了一半的路,已经是气喘吁吁,脚步也慢。夫人说:你现在登山真的吃力了,过去我得紧着跟着你,现在我得经常等着你。

01.jpg

不管怎么说,我现在也是年逾花甲喽。我是想,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来登一次箭扣镇北楼,倒要看看到哪一年我就爬不上去了。

一路稳步前行,到达镇北楼是4:26,大致用了55分钟,也还算正常吧。

02.jpg

 

登山镇北楼,抬头望天,刚才的晴空明月变成了乌云密闭,这才一个小时呀。如此厚重的浓云,日出也别想了,连一点天光暖色都看不到。实在没什么可拍的,这种情况对于我们风光摄影人来讲,也是常见的。记得有一次我跟诺儿爸一起登山镇北楼,雾霾很重,等了近两个小时不见好转,我们只好下撤,我好歹还按了几下快门,而诺儿爸连相机都没有拿出来。

03.jpg

 

今天的镇北楼上只有两个外国人在敌楼里扎营,敌楼顶上支了两台相机,没有人。敌楼里有两顶帐篷,一个洋人露出头来,我跟他打了个招呼,得知他是美国人,我说我去过美国的几个地方,他说他是美国啥地方的人我没听懂。然后他钻进帐篷继续睡了。

我们在镇北楼上等了一个多小时,天色不见变化。于是6:15开始下撤,没有走回头路,而是顺着长城向下走,这是箭扣长城上非常险峻的一段路,难度极高。有的地方城墙都塌完了,要绕道攀爬石崖,从石缝里一点一点向下。到缩脖楼离开长城,沿山路向下回到停车的村里。7:00驱车回家。

箭扣镇北楼,最晚明年今天我还会来,这期间只要有合适摄影的好天气,我就来。

---

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:《今天早晨登上箭扣镇北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