院庆活动系列——看初稿,出篓子

老邮差的邮局

您的位置:老邮差的邮局 >我的日志> 院庆活动系列——看初稿,出篓子

院庆活动系列——看初稿,出篓子

两位老大姐如约来院,进入封闭,开始搞创作。

我先与她们详细谈了这个诗歌的想法,从内容到架构,从必须要点到段落分配,从人员安排到朗诵方式,从合诵要求到句式要求,从舞台效果到造型设计,从情绪控制到队形调配。我谈的都是我们导演组的想法,具体到写作内容,我说宜虚不宜实,宜死不宜活。就是说涉及科研项目不能太具体,说了这个没说那个就摆不平,涉及科研人员只说已经去世的,不说在世的,避免摆不平。

我们讨论确定了大体的框架,引子,昨天,今天,明天,结尾。昨天讲历史讲创业,今天讲科研讲成果,明天讲发展讲目标。历史部分由退休老同志上台,科研部分由在职的所处长上台,发展部分由院里的青年上台。我否定了原来想按研究院三个发展阶段表述的思路,因为这样必然涉及各个阶段的成果和人员,难免惹麻烦。

然后我带着二位老大姐参观了我们院的科研成果陈列室,大致了解了我们院的重大科研成果和重点学科带头人。又专门去机关相关部门索要了一批我们院的资料,包括已经定稿的院60年大事记、正在实施的院60年成果展览设计方案等等,材料抱了一摞。没有这些材料不行,真放在桌子上其实也未必就能翻阅。

二位老大姐进宾馆封闭去了。我说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沟通。

但是从周一到周五,一条短信也没发来。我也不敢问,别人说让我去打探打探,我说别打扰人家了。如果是我写东西,是希望尽量安静。如果我有问题需要讨论,自然会找人的。

周五是约定的交稿时间,从周四晚上我就开始想象,将会得到一篇什么样的稿子呢。周五一大早,主笔的大姐李老师终于在群里露面了。她说昨天晚上一直熬夜干到今天凌晨3点,我也知道干这种事从来都是要开夜车的,从来都是越到后来越拼命。

赶忙在计算机里打开李老师发来的初稿,飞快地扫了一遍,又从头大致地浏览了一遍,我都无心一句一句读一遍。只觉得心里——咯噔一下子。这要出大篓子了!

稿子跟我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,跟我前面看到他们交来的诗歌完全不是一个味。虽然这还只是一个初稿,但基本的节奏都没有踩在点上。原来满心希望,就像兜头一盆凉水。

约定讨论稿子的时间就要到了。在楼下见到于公主,她也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。我们都认为这与我们当初的期望相差太大,后面的麻烦大了。

一路上,我的脑子在飞快地转,在想这个作品应该怎么搭架子,懵懵懂懂有个想法。按照最初的意见,又根据现在的初稿,二者必须往一块搭。另起炉灶是肯定不行的。初稿中三大段最后都有一句“我们的付出都值得”,“我们的努力都值得”,“我们的选择都值得”,就从这三句话引申出来。坐在办公室,跟两位老大姐谈,我几乎是吃铁丝拉笊篱——肚子里现编。我说,诗歌的韵脚可以就押“e得”、“uo国",韵脚是“梭波辙”。我说第一段,我的脚下有条河,映射研究院的历史。第二段,我的手里有把锁,或者我的手里有只果,映射研究院的科研和成果。第三段,我的心中有首歌,映射研究院的明天。先把这三段站起来,然后引子和结尾就好办了。原来设想的结尾中,成长对应历史,辉煌对应现在,梦想对应将来,可以换韵。

李老师很认真地记录了两页纸,然后她说给她一周时间,她回去改。我知道她家里也有很多麻烦事,所以特别怕她说把初稿交给我们她不管了。既然她表示愿意继续改,我这心里还算好一些了。

---

转载请注明本文标题和链接:《院庆活动系列——看初稿,出篓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