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12 - 老邮差的邮局

老邮差的邮局



日志归档

2016年12月发布的文章

2016十大关键词

我的日志2016十大关键词

阅读(393)

转帖, 2016十大关键词 一、杭州G20峰会 2016年9月4日至5日,二十国集团(G20)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第十一次领导人峰会,全球最重要20个经济体的领导人同10多位嘉宾国领导人、国际组织负责人聚首西子湖畔。 这是近年来中国主办的级别最高、规模最大、影响最深远的...
娇艳绝美古典舞蹈《粉墨》

我的日志娇艳绝美古典舞蹈《粉墨》

阅读(378)

昨天晚上,去北京舞蹈学院观看舞剧《粉墨》,确实有新意,好看! 这个舞剧出乎我意料的是全剧并没有故事情节,是对一段古文的诠释。以中国美学的水墨意韵编创舞蹈。观众可以从中,按照自己的理解,不同层次地观赏舞蹈,理解其中的涵义。 总体感觉,中国古典舞的内容与舞姿,融入现代舞的意识与形式。演员是舞蹈学院2014级学员,他们的基本功很到位,动作帅气整齐。舞蹈中有大量的中国武术、戏曲的身段,刚柔相济。我们感觉...
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

我的日志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

阅读(730)

每年的岁末年终,我都会列出自己这一年的十件大事。这是对自己一年工作生活学习的小结,弄明白这一年经历了什么,做了什么。过去都能列出十好几项,然后再删。今年第一次觉得没什么可以列入大事的了,险些凑不够十件大事。其实这不是什么坏事,退休了,忙活了好几十年了,该放松了,该无所事事了。   2016年我自己的十件大事 1.  父亲年中去世。6月30下午,患病多年的父亲在中央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——如今杨白劳也牛了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——如今杨白劳也牛了

阅读(430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 我与编辑部的工作一般都是对口单线交往,除了我的责编之外,不会与其他编辑打交道。但偶尔也有例外,下面这个事我曾经写在我的博客中,也是我与编辑部打交道的一件趣事。原文不动,再次放在这里吧: 2016年6月15日的博文:编辑说我写的书稿“太可怕了”。 我在书稿中讲述Photoshop中的加深工具时,是这样说的: 加深工具为什么是一只手?因为在暗室中给相纸曝光后,将相纸放入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——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——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

阅读(387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 忽然有一天,孟飞跟我说,汪老师我的业务越来越忙,您以后跟我的助手联系吧。我故意说,行,以后让你的助手跟我的助手联系吧。他迟疑了一下,赶紧说,好好好,以后还是我直接跟您联系。但主动跟我联系的又多了一个叫张丹丹编辑。 忽然有一天,我接到孟飞发来的一条短信,群发的,说他升职了。感谢这个TV,感谢那个TV的。我回了一条:又进步啦。这句话孟飞那个年龄的人其实并不懂它的出处,只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才知道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——老邮差系列出笼经过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——老邮差系列出笼经过

阅读(400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 孟飞确实是出版圈里的能人,他脑子机灵,愿意琢磨业务,能把握市场动向,他提出的一些选题符合市场需求,也是我想不到的。他要抓市场,在作者与市场之间建立关联。我关心的是学问,是我书稿的知识框架的搭建,是怎么能让我的读者读得懂,做得出,记得住,用得上。我们俩各有所长,这样的合作是不错的。 《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》成功之后,我们都在琢磨接下来做什么。经过多次探讨,我们决定分内容成系列来做。先做我最擅长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九——风雨之后继续前行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九——风雨之后继续前行

阅读(354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九 过了一段时间,赔偿款到账。我问孟飞,这些钱你们咋分配的?孟飞说:过去了,不提这事了。 但是过了半年,我发现,这本盗版书在西单图书大厦等各大书店还有售,我又跟孟飞急了。孟飞解释说出版社已经发出的书收不回来了。我说,如果是政治问题的书你也收不回来?你是能捞一把是一把吧?孟飞哭丧着脸说:汪老师,这个事确实是我错了,但这后面的事我说了不算,您也就别为难我了行吗?我说,那盗版书就摆在书店公开卖,我能好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——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——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

阅读(378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 没过几天,人民邮电出版社某部门的负责人如约来到我的办公室。 他中等个头,书生模样,表情庄重,说话一板一眼。寒暄落座,他做了简要的自我介绍,然后并没有直入主题,而是先谈了出版社里的情况,这些年数码照片类图书的出版市场等等。他又询问了我的情况,我大致介绍了我的工作性质,我写书的想法和具体做法。谈了我与孟飞这些年合作的经历,包括第一本书连出版合同都没签的事。他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,看得出他对孟飞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——跟孟飞拍桌子发火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——跟孟飞拍桌子发火

阅读(365)

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七 我和人民邮电出版社孟飞的多年交往中,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,我跟他拍桌子爆嚷,因为他工作的失误发生对我的书的盗版事件。 2008年,孟飞提出让我重写一本《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》,但我当时工作很忙,抽不出时间来写书稿,就推辞了。而10月的一天,我在邮箱里忽然收到一封读者来信,说看到书店里有一本书的内容跟我的书一模一样,提醒我可能是书稿被盗版了。 我到书店里找到这本书一看,全书的文字一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——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——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

阅读(291)

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六 我出了几本书之后,应该在这个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,于是一些杂志社也纷纷找上门来。 《中国摄影》杂志的一位编辑来我办公室,谈了很长时间,希望能找到一个合作的热点。我当然觉得《中国摄影》是我国摄影杂志中最权威的期刊,但是我们之间的思路总是合不上拍。他说的内容和方法我没感觉,而我又想不出合适在杂志期刊发表的内容和方式。我们随意聊的挺好,涉及的面很宽。他问我:汪老师怎么矫正显示器颜色?我回答说:我从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五——我与编辑直来直去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五——我与编辑直来直去

阅读(276)

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五 一般来说,作者与出版社的关系都是出版社很牛,很强势。编辑们手里有稿子的生杀大权,让你改哪儿你就得改哪儿,让你怎么改你就得怎么改,否则稿子过不了关。当然,这与编辑们熟悉编辑业务要求有关。但编辑们往往也不懂所编辑的书稿所讲的专业内容,有的编辑会与作者沟通,也有的编辑就按自己想当然改稿子。 我与我的责编孟飞也发生过多次分歧,一般的分歧我也不坚持自己的意见,很多地方都觉得无所谓,只不过让你换句话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四——电子工业出版社一锤子买卖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四——电子工业出版社一锤子买卖

阅读(317)

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四 《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》一书火大了,用出版社的话说叫:引来了出版界数码照片类图书的出版热潮。于是其他出版社也想分一杯羹,好几个出版社或者是书商找我,但我一般都推掉了。我更看重的是出版社的品牌,而不是他答应给我多少版税。 电子工业出版社一位编辑登门来找我,他的热情诚恳和软磨硬泡打动了我。他说他和他们社长都是我的粉丝,希望我能跟电子合作出书。我说我目前没有要写的书稿。他说可以将已经由人民邮电出版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——人民邮电出版社精明的孟飞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——人民邮电出版社精明的孟飞

阅读(374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三 2003年,数码照片开始突起,这正好契合我的特长。我从2003年初开始越来越多地拍摄数码照片,一开始用的是索尼505相机,到10月份,单位给我配了第一台佳能10D单反相机,当时觉得特别牛。 2003年底,我的邮箱里收到一封信,写信的人自称是人民邮电出版社的孟飞。我也没想到,由此我跟孟飞开始了连续十多年的合作。他说是从网上看到老邮差的很多教程反响很大,也知道我与清华大学出版社有合作。他说希望写...
1 2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