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我的书 - 老邮差的邮局

老邮差的邮局



我和我的书

我和我的書

风光篇第3版的目录页

我和我的书风光篇第3版的目录页

阅读(165)

在每一本老邮差书的目录页,版式都是目录在左边一列,右边放右边放一张与本书内容相关的照片。因为我是拍风光的,所以通常是一张风光摄影作品。只有人像篇一书的封面和目录页放的是人像摄影作品。 目录页的片子因为要做成跨页,所以就是这本书中最大的图像,我也是很重视目录页照片的选择。每次都是选一幅我比较喜欢的、符合本书内容的风光照片,而且在这幅风光照片中还会有我自己的形象做点缀。 这是受希区柯克电影的启发,希区柯克在他的电...
新版老邮差系列的《风光篇 第3版》样书到了

我和我的书新版老邮差系列的《风光篇 第3版》样书到了

阅读(186)

今天冬至,在现代影像学校讲了一整天课。晚上回到家包饺子。吃完冬至饺子,门铃响,快递小哥高喊着我的名字,送来一个包。打开看到是新书《老邮差数码照片处理技法 风光篇 第3版》样书到了。 这本书是今年夏天完成的,7月交稿,5个月走完流程正式出版,时间也拖得够长的了。 风光篇第3版中一共有30案例,全部都是新写的。所用的片子大多是近一两年拍的,更贴近现在广大摄友所关注的拍摄点。 这本书的框架结构...
我今天盯印厂,风光篇开印

我和我的书我今天盯印厂,风光篇开印

阅读(172)

今天老邮差系列《风光篇第3版》开印,我盯印厂。 我的每一本书开印我都会去盯印厂,通过与印刷工人的反复细致沟通,尽可能获得更好的印刷质量。 今天的印机被安排在一台海德堡四色印刷机,这是我的书第一次在四色机上印刷,过去都是八色机上印,一次完成一个印张正反两面的印刷。而这次在四色机上印,每一个印张就需要正反面上两次印机,时间上要慢了很多。 印封面的是一台专门的印机,领机的小伙子告诉我说,他已经...
追云——风光篇第三版光盘视频解说词

我和我的书追云——风光篇第三版光盘视频解说词

阅读(239)

老邮差系列的每一本书的光盘中,除了为读者提供学习本书实例的素材图,教学视频之外,还要制作一个展示我的摄影作品的视频。在《风光篇》第三版中,为大家提供一个什么样的展示呢,我做了一个方案,反复斟酌,最终,放弃了展示介绍某地风光的方案,而是以云为题,以我在2016年拍摄的所有风光照片为素材,挑选了百张各种各样的云彩的照片,编辑成为一个视频。只是展示这些云彩的照片还不行,于是我自己憋了两天,写了一篇散文,作为这个视频的解说词。 我的...
我的《风光篇第三版》前言

我和我的书我的《风光篇第三版》前言

阅读(242)

很多朋友反映,现在市场上买不到老邮差系列的《风光篇》、《蒙版篇》和《色彩篇》。 说实话,我也没有办法。这几本书都是几年前出版的,按照现在出版社的要求,加印至少2500本起印,而要在一年内销售完毕。但是从这几本书前面的销售情况看,做不到这一点。那么出版社就完不成所需的经济指标,所以就不能加印。   既然不能加印,那就只好写升级版,就是某一本书再写一版。编辑说,替换一半的实例就行。现在的好消息是...
风光篇第3版的封面用哪个?

我和我的书风光篇第3版的封面用哪个?

阅读(304)

目前,《风光篇》第3版的书稿已经交稿,进入出版社工作流程。要经过排版,三审三校,制版印刷,发行等一系列必要的流程。我手里还有教学案例的选定和视频的录制,再交由出版社审定并制作光盘。整个完成这个过程大概还得三四个月吧。   前日里,与编辑商量这本新书的封面,编辑尝试做了几个不同的方案,我反而拿不定主意了。特意在朋友圈里征求意见,大家反映非常热烈,150多位朋友留下自己的意见。而且还有在这些现有方案之外提出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——如今杨白劳也牛了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——如今杨白劳也牛了

阅读(513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二 我与编辑部的工作一般都是对口单线交往,除了我的责编之外,不会与其他编辑打交道。但偶尔也有例外,下面这个事我曾经写在我的博客中,也是我与编辑部打交道的一件趣事。原文不动,再次放在这里吧: 2016年6月15日的博文:编辑说我写的书稿“太可怕了”。 我在书稿中讲述Photoshop中的加深工具时,是这样说的: 加深工具为什么是一只手?因为在暗室中给相纸曝光后,将相纸放入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——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——什么离奇的错误都敢出

阅读(463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一 忽然有一天,孟飞跟我说,汪老师我的业务越来越忙,您以后跟我的助手联系吧。我故意说,行,以后让你的助手跟我的助手联系吧。他迟疑了一下,赶紧说,好好好,以后还是我直接跟您联系。但主动跟我联系的又多了一个叫张丹丹编辑。 忽然有一天,我接到孟飞发来的一条短信,群发的,说他升职了。感谢这个TV,感谢那个TV的。我回了一条:又进步啦。这句话孟飞那个年龄的人其实并不懂它的出处,只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才知道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——老邮差系列出笼经过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——老邮差系列出笼经过

阅读(493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十 孟飞确实是出版圈里的能人,他脑子机灵,愿意琢磨业务,能把握市场动向,他提出的一些选题符合市场需求,也是我想不到的。他要抓市场,在作者与市场之间建立关联。我关心的是学问,是我书稿的知识框架的搭建,是怎么能让我的读者读得懂,做得出,记得住,用得上。我们俩各有所长,这样的合作是不错的。 《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》成功之后,我们都在琢磨接下来做什么。经过多次探讨,我们决定分内容成系列来做。先做我最擅长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九——风雨之后继续前行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九——风雨之后继续前行

阅读(429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九 过了一段时间,赔偿款到账。我问孟飞,这些钱你们咋分配的?孟飞说:过去了,不提这事了。 但是过了半年,我发现,这本盗版书在西单图书大厦等各大书店还有售,我又跟孟飞急了。孟飞解释说出版社已经发出的书收不回来了。我说,如果是政治问题的书你也收不回来?你是能捞一把是一把吧?孟飞哭丧着脸说:汪老师,这个事确实是我错了,但这后面的事我说了不算,您也就别为难我了行吗?我说,那盗版书就摆在书店公开卖,我能好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——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——我挖好的坑你倒是跳啊

阅读(444)
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八 没过几天,人民邮电出版社某部门的负责人如约来到我的办公室。 他中等个头,书生模样,表情庄重,说话一板一眼。寒暄落座,他做了简要的自我介绍,然后并没有直入主题,而是先谈了出版社里的情况,这些年数码照片类图书的出版市场等等。他又询问了我的情况,我大致介绍了我的工作性质,我写书的想法和具体做法。谈了我与孟飞这些年合作的经历,包括第一本书连出版合同都没签的事。他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,看得出他对孟飞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——跟孟飞拍桌子发火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七——跟孟飞拍桌子发火

阅读(426)

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七 我和人民邮电出版社孟飞的多年交往中,发生了一次激烈的冲突,我跟他拍桌子爆嚷,因为他工作的失误发生对我的书的盗版事件。 2008年,孟飞提出让我重写一本《数码照片处理典型实例》,但我当时工作很忙,抽不出时间来写书稿,就推辞了。而10月的一天,我在邮箱里忽然收到一封读者来信,说看到书店里有一本书的内容跟我的书一模一样,提醒我可能是书稿被盗版了。 我到书店里找到这本书一看,全书的文字一...
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——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

我和我的书我与编辑部的故事之六——我对期刊杂志约稿不积极

阅读(347)

我和编辑部的故事之六 我出了几本书之后,应该在这个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,于是一些杂志社也纷纷找上门来。 《中国摄影》杂志的一位编辑来我办公室,谈了很长时间,希望能找到一个合作的热点。我当然觉得《中国摄影》是我国摄影杂志中最权威的期刊,但是我们之间的思路总是合不上拍。他说的内容和方法我没感觉,而我又想不出合适在杂志期刊发表的内容和方式。我们随意聊的挺好,涉及的面很宽。他问我:汪老师怎么矫正显示器颜色?我回答说:我从...
1 2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