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人 - 老邮差的邮局

老邮差的邮局



标签关键词

关于 名人 的文章共有140条

活在当下,顺其自然

我的日志活在当下,顺其自然

阅读(757)

转帖,来自网络。 活在当下,顺其自然 我们应该用我们的文学作品向人们传达许多最基本的道理:譬如房子是盖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;如果房子盖了不住,那房子就不是房子。我们要让人们记起来,在人类没有发明空调之前,热死的人并不比现在多。在人类没有发明电灯前,近视眼远比现在少。在没有电视前,人们的业余时间照样很丰富。有了网络后,人们的头脑里并没有比从前储存更多的有用信息;没有网络前,傻瓜似乎比现在少。我们要通过文学作品让人们...
叶永烈:最初的阅读

我的日志叶永烈:最初的阅读

阅读(565)

转帖,来自叶永烈的博客 叶永烈:最初的阅读   答《中华读书报》舒晋瑜(载 2015年6月2日《中华读书报》)——   1,您看的第一本书是什么?是在什么情况下看的? 我最早阅读的是两本图画书,一本是《人猿泰山》,一本是《鲁滨逊漂流记》。 这两本图画书,是我从父亲的书柜里找到的。父亲有好几个书柜,放着各种各样的书。这两本图画...
王蒙:文学贯穿每个人的一生

我的日志王蒙:文学贯穿每个人的一生

阅读(484)

转帖,原载《大众日报》     王蒙:文学贯穿每个人的一生     随着社会和传播手段的发展,一部手机似乎就满足了很多人的阅读需求。小说要灭亡了吗?这个时代是否还需要文学?   5月28日下午,当代著名作家王蒙来到中国海洋大学,举行题为“永远的文学”的讲座,从自己多年的阅读和写作体验出发,与大家分享自己对文学的感悟和思考。...
临湖一轩听风雨

我的日志临湖一轩听风雨

阅读(770)

转帖,来自网络微信   临湖一轩听风雨     未名湖南侧的一个小土坡上,有一座灰墙红瓦的三合院,院内竹影交错,一座刻着“大明永乐年造”的鱼洗正居中央。 这里曾是和珅淑春园中临风待月楼的旧址。1926年燕京大学迁入燕园后,乔治·柯里夫妇捐资为校长司徒雷登建造住宅,选址即在此处。 这座三合院落...
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

未分类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

阅读(519)

转帖,来自网络微信   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   我现在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。他虽已长眠地下,但是他那典型的“我的朋友”式的笑容,仍宛然在目。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个笑容,却已是五十年前的事了。   1948年12月中旬,是北京大学建校五十周年的纪念日。此时,解放军已经包围了北平城,然而城内人心并不惶惶。北大同仁和学生也并不惶惶,而且,不但不惶惶,在人们的内心中,有的非...
雨果逝世130周年 究竟要不要读雨果?

我的日志雨果逝世130周年 究竟要不要读雨果?

阅读(499)

转帖,原载《北京晨报》   雨果逝世130周年 究竟要不要读雨果?   今年是世界文豪雨果逝世130周年,130年前的5月,雨果与世长辞,留给世界的是无数的经典,成为后人对于那个大时代认识的一角。   雨果的创作历程超过60年,几乎横跨整个法国现代化的过程,也是世界上出产最丰富的作家之一。同时,他也是中国读者最熟悉的世界级文豪,著名作家哲夫说:“几乎读过书的...
约翰·纳什诺贝尔奖感言五句话, 超越数学, 直击内心最深处

我的日志约翰·纳什诺贝尔奖感言五句话, 超越数学, 直击内心最深处

阅读(1222)

转帖,来自网络微信   约翰·纳什诺贝尔奖感言五句话, 超越数学, 直击内心最深处 我一直以来都坚信数字,不管是方程还是逻辑,它们都引导我们去思考。 1950年,21岁的纳什从普林斯顿大学博士毕业,他在仅仅27页的博士论文中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,也就是后来被称为“纳什均衡”的博弈理论,奠定了数十年后他...
可以不是豪门,但是要有门风与涵养

我的日志可以不是豪门,但是要有门风与涵养

阅读(564)

转帖,来自网络,原作:于丹 可以不是豪门,但是要有门风与涵养 最近我刚从台湾回来,作为同根同源的中华民族的后裔,我感受很深的是他们的教养。 在台北一家小店,我看中了一套非常漂亮的茶具,合人民币两百多元。店主是一个胖胖的男孩,他骄傲地告诉我,这是他的团队自己设计的,获过台湾最高设计金奖。我请他给我包起来,他却认真地从里面抠出一个小茶杯说,这个杯子当摆设,设计感很强,但用来喝水会很烫,您考虑一下要不要。我遗憾地放弃了,又看中一个不到一百元的小茶海。他提醒我说,这不是台湾设计,我知道很多人来这里是要买台湾原创产品的。
斯坦福大学建校史上的“美丽谎言”

我的日志斯坦福大学建校史上的“美丽谎言”

阅读(769)

转帖,美国驻华大使馆博客 斯坦福大学建校史上的“美丽谎言”  斯坦福校园一景(照片:King of Hearts) 最近连续收到两个朋友转发给我的电邮,说的都是有关斯坦福大学建校的事,内容如出一辙。大致说的是:有一对穿着俭朴、其貌不扬的老夫妇来到哈佛大学求见校长,遭到哈佛校长及其秘书的冷遇,原本这对夫妇想捐一大笔钱给哈佛,后来他们改变初衷,决定自己到加州办一所大学,并以自己儿子的名字命名这所新大学,这才有了现在的斯坦福大学(邮件详细内容见后)。看了这两则电邮,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大可能是真的,但又不能确定,因此查看了斯坦福大学的校史记录,果不其然,这个传说是杜撰的,可以说是谎言。不过,虽然是个谎言,但谎言的内容是告诫人们不要以貌取人,所以我就给它起了一个“美丽谎言”的标题。 斯坦福大学校史详细纪录了斯坦福夫妇建校的经过,并有专门一节纠正“美丽谎言”的错误传说。
朱自清的清贫史

我的日志朱自清的清贫史

阅读(491)

  朱自清一生勤勉,记日记为日常功课。他的两卷日记有多方面的史料价值,其中之一在于:它是观察某类民国文人经济状况的一个绝好样本。简而言之,朱自清日记是一部知识分子的贫困史。   翻开日记第一页,就有触目惊心的两条借贷记录:1924年7月29日“晚与房东借米四升,旧历年关亦有相似情形,而我仍用得拮据而归,甚矣”;30日“午后向张益三借五元,甚忸怩!”朱自清1920年大学毕业,赴江浙任教,先后辗转杭、扬、沪、温、甬。此时的他已有两个子女,正同时在省立四中和春晖中学任教,奔波于宁波与上虞之间。虽如此,仍是入不敷出,以至需要借米疗饥。
«... 6 7 8 9 10 11